筆趣閣讀書 > 修真小說 > 劍卒過河 > 正文卷 第222章 平地一聲吼
    最快更新劍卒過河最新章節!

    在五環,修真界中對修士之間的爭斗殺戮看的很淡,卻對修士和凡人之間的關系看的很重!

    不管因為什么原因,一旦傷害到了凡人,懲罰都會相當的嚴厲!當然,凡人主動找死除外!

    但如果是像他們這樣的修士間的爭斗,如果把戰場放在城市,除非永遠沒人知道,否則就是重罪,這也是他們明知道目標進了城,卻也不愿意輕舉妄動的原因,就怕有意外,最好的方法就是等目標離開河洛!

    “咱們兩個的運氣不錯,能在河洛截住他,其他幾位師兄弟就慘了,白跑一趟,搞不好說不定還會遇上其他的劍修!

    要我說,就應該把截殺的位置再往里放些,殺一殺軒轅的威風,讓他們知道劍修可不是天下老子第一,你看他們那一個個的,眼睛都長到頭頂上了!”

    這當然是在自壯慫人膽,真有這心思就不會把截殺點放在河洛城,距離穹頂還有兩月距離的地方。

    另外一名修士卻一直小心翼翼,從沒放松過對那人的監視,雖然目力看不到,但對無上這樣的超大型道家正宗來說,比較特別的補助功法從來不缺,以他們兩個資深的老筑基身份,不缺手段!

    而且,那小子好像也沒刻意隱藏,看來現在距離穹頂近了,警惕心也放下了許多,這是個好消息。

    “這小子,酒足飯飽就去了濁館區域,這心可真大!”

    另一個嗤笑,“軒轅劍修都這德性,修劍不修德!一點禮義廉恥都沒有,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把劍修出來的!

    偏如歸師弟也是個廢物,三個圍人一個還被人搞了個全軍覆沒,這話說出去都沒人信,不如此師叔也不會把我們都派出來,實在是丟人丟到家了!”

    兩人看似閑談正歡,其實注意力一直放在河洛城娛樂區域的那道隱隱的靈機波動上,他們都是斗戰經驗豐富的筑基老手,都是筑基后期修為,在無上筑基群中算不上頂尖,也是中堅人物,可不是不得意者如歸可比。

    這次他們來萬景流,本來就是一次兩個門派之間的低階弟子之間的交流,這樣的交流在五環太普遍不過,卻沒想到如歸三人出了事,喪生在一個區區入門三年的外劍修身上,實在是打臉的很,群情激昂下,這才有了分道攔截的故事。

    婁小乙的分析其實不錯,但他忘記了對修士來說,很多時候臉面的重要甚至要勝過生命!

    ……南城門碉樓上,同樣有一條身影靜靜佇立,白色長袍,身無長物,這在筑基修士中很少見,這意味著對自己實力的無比自信!

    他已經跟了那個人近一月之久,雖然無聊,也算是對自己跟蹤潛行能力的一種考驗!

    不得不承認,這是個很難纏的家伙,實力垃圾,但狡猾如狐,憑他的能力竟然都好幾次差點露了餡!

    他不喜歡這樣的任務,但愿早點結束,去做些有意義的事!

    ……河洛城某個偏僻的宅院中,五名筑基修士正在整裝,為首的一個還不停的叮囑道:

    “各位師弟!雖然湖山法會正開的如火如荼,但卻總有些不三不四之人仍然無視律規,拿我律正門的規矩當笑話,以在河洛城成功留宿為榮,說出去都仿佛大長了臉面!

    咱們反其道而行,偏要在今晚再捉個現場,好好掃掃這些不知廉恥之人的面子!讓他們知道我律正門的規矩可不是說來給人聽的,而是做來給人看的!”

    幾位師弟都紛紛應和,為首修士繼續道:

    “因為人少,所以也無需布置太多的力量,我可和師叔打下了包票,這次就由我們幾個獨立完成查場任務,大家多經點心,如果再出了什么岔子,連這么點小事都辦不成,在師叔們面前可誰都沒好果子吃!”

    眾人齊聲應是。

    律正門夜查,并非天天如此,一般一月一次,誰也不會把門派的主要精力放在這里!但偶爾也有突檢,這個分情況;每次檢查,金丹師叔并不次次跟隨,畢竟來這里取樂的,基本都是筑基,很少有金丹出現,一聽有風吹草動也是立刻逃之夭夭,省的大家見面尷尬,對此,律正門也是不管的。

    這次就是屬于臨檢性質,因為最近河洛城修士明顯見少,所以也不需要用太多的力量,五名筑基足矣!

    誰都知道河洛城的規矩,沒人會因為這事而真的斗將起來,基本上都是嘻嘻哈哈認罰了事;也正因為河洛城與眾不同的規矩,反倒是引來五環很多不羈的修士,非得以在這里成功過夜為榮,和律正門修士玩捉迷藏,以此在閑聊牛皮時有些談資。

    很讓律正門修士討厭!

    五人魚貫而出,也不飛行,容易露了行蹤,而是步行前往,走到一半再默契的分散開,卡住這片區域的幾個出入口,這些,都是他們做的很熟的了,也不需要指揮調度,一切都井井有條,法度嚴整。

    這不過是一次尋常之極的臨檢,做完還可以回去修行幾個周天呢。

    ……婁小乙漫步在河洛城的夜色中,城市干凈是干凈了,但因為對各方面都管控的很嚴,所以和其他城市相比就少了些生活氣息,

    沒有走街串巷的小販,沒有熙熙攘攘的人群,當然也就沒了小賊,沒了滿地的瓜果糖核……什么事情都是這樣,有一利必有一弊,端看你如何選擇。

    唯一一個視線中的小販,是個賣冰糖葫蘆的老人,顯然是生活所迫,不得不甘冒風險出來走街串巷,可是既然很少有人出來,他這生意當然也不怎么樣,草靶上的冰糖葫蘆還剩一多半,照這架式今晚怕是賣不完了。

    婁小乙取出一角散碎銀子遞了過去,但老人明顯找不開,雖然只一角銀子,但已足夠買下好幾個他這樣的滿草靶冰糖葫蘆串,

    婁小乙笑著搖搖頭,整個的接過草靶,扛在肩上,在老人的千恩萬謝中離開,行走過程中還有滋有味的取下一支放在嘴中舔食,

    味道不錯,酸甜可口!

    拐了兩個彎,竟然還有兩個小顧客跑來照顧他的生意!一人塞了兩串,也不要錢,就樂呵呵的向前走,路過某處陰暗的拐角時,迅速換了套平民裝束,起碼乍一看,是看不出來修士的模樣了。

    很快就走到了娛樂一條街,把草靶往地上一插,張口就吼,

    “律正門夜查,無干凡人回避!”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928430.tw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