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玄幻小說 > 一劍獨尊 > 劍中仙 劍中仙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劍心自在!
    最快更新一劍獨尊最新章節!

    談談!

    聽到石碑內的聲音,神秘女子微微一笑,“那就談談!”

    而不遠處的圣使則沉默了。

    她的目光一直在那神秘女子手中的盒子內,此刻的她,心中猶如驚濤駭浪一般,震驚不已。

    這時,石碑內傳出一道聲音,“閣下是如何獲得此物的?”

    神秘女子眨了眨眼,笑道:“撿的!”

    石碑內的聲音沉默了。

    撿的?

    自然是沒有人信。

    這時,神秘女子突然笑道:“我不喜歡廢話,就直說了。你們幫我對付葉玄,準確的說,幫我拖住三個人就可以,拖住之后,此物就是你們的!

    石碑內,那聲音道:“那少年來歷不簡單!”

    神秘女子笑道:“我也不簡單!”

    那聲音沉默。

    神秘女子微微一笑,“你們慢慢考慮!”

    說完,她轉身離去。

    這時,那石碑內的聲音突然響起,“我答應你!”

    神秘女子笑道:“等我通知!”

    說完,她人直接消失不見。

    這時,那圣使走到石碑前,她輕聲道:“上神,那少年擁有厄體,很不簡單,這趟渾水.......”

    石碑內,那道聲音再次響起,“那是天地玄殿.......我們無法拒絕她!”

    圣使沉默。

    天地玄殿!

    史前時代第一至寶!

    真正的第一至寶,來自這片宇宙誕生之前,是器非器,永恒存在,萬古不滅。內藏六大古字:道、生、死、善、惡,劫。除此之外,如今北荒族的第一至寶北荒武經就是自這天地玄殿內傳出來的。

    而這天地玄殿內還有著無數的秘密!

    天地玄殿,其內可能藏著一個未知時代的傳承與文明以及至寶。

    而曾經,這天地玄殿就在北荒族的手中,但是后來,史前時代發生巨變,此物隨之消失。

    但是現在,又出現了!

    圣使輕聲道:“那物為何會在她手中?”

    石碑內,那上神道:“不知。不過,從目前來看,她應該還不知此物究竟是何物,不然,她絕不會將此物用來做交易!

    圣使沉聲道:“上神,此女擁有此物,這極為不正常。再者,那葉玄少年,來歷特殊,若是我族與之為敵,怕是要沾染一些不好的因果,甚至可能為我族帶來滅頂之災!

    石碑內的上神沉默。

    圣使又道:“那天地玄殿對我族自然重要,但是上神可有想過,此女如此強大,且智計無雙,然而她卻搬弄是非,以各種手段想讓我們與那位葉公子為敵,這意味著什么?意味她忌憚那位少年身后之人!而我也做過調查,此人現在身邊就跟著一位極其強大的強者,在她身后,還有數個神秘女子,這些人,都不是簡單之人!”

    說著,她看向石碑,“此女是想讓我們去做炮灰!”

    石碑內,上神突然道:“我要見見此人!”

    圣使道:“我去邀請他?”

    上神道:“不用,我親自去見他!”

    圣使微微一怔,隨即點頭,“好!”

    ...

    圣地,竹屋內。

    神秘女子回到竹屋后,她將那黑色盒子放在了竹桌上。

    在神秘女子面前,是那樹無邊。

    樹無邊看著黑色盒子,“北荒很在意這盒子?”

    神秘女子笑道:“他們在意的是這盒子內的那件東西!”

    樹無邊問,“什么東西?”

    神秘女子微微一笑,“一件很古老的東西!”

    樹無邊看著神秘女子,“你不感興趣?”

    神秘女子搖頭

    ,“到了我這種程度,別的什么寶物或者武道傳承,對我都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了!

    樹無邊看著那黑色盒子,有些好,“你是如何得到此物的?”

    神秘女子笑道:“當年那個白色小家伙摸到的,然后被我用兩根糖葫蘆換來的!”

    聞言,樹無邊神色變得有些古怪。

    那個白色小家伙!

    她自然知道神秘女子說的是誰!

    她知道那個白色小家伙貪玩貪吃,但是她沒有想到,那小家伙竟然將這么珍貴的東西用兩根糖葫蘆就賣了!

    敗家子!

    樹無邊直搖頭。

    這時,神秘女子突然道:“我出去一趟!”

    樹無邊看向神秘女子,“要動手了嗎?”

    神秘女子搖頭,“等那個女人走遠一些!”

    樹無邊點頭,“也是!”

    如果那個女人回來,她們所做的一切,都將變成浮云!

    沒有人能夠正面擋住那個女人!

    似是想到什么,樹無邊突然問,“葉玄好像在修煉!”

    神秘女子笑道:“讓他修煉吧!畢竟,沒有多少時間了!

    說著收起那黑色盒子,起身離去。

    樹無邊突然問,“你就那么看不起他?”

    神秘女子停下腳步,她搖頭,“并非是看不起他,相反,我很欣賞他,同年人之中,能夠與他相比的,沒有幾個。只是,我們好歹是與他爹一個時代的人,若是連他都打不過,那這么些年,豈不是都白活了?”

    說完,她推開竹門,走了出去。

    殿內,樹無邊沉默。

    那個時代!

    這一刻,她又想到了那個女人!

    素裙女子!

    那個鎮壓了無數時代的女人,在那個女人面前,當年無數巨擘大能無不安然失色!

    ...

    五維宇宙。

    界獄塔內,葉玄就坐在第九樓,他雙眼微閉,他的劍域籠罩著整個界獄塔,在他面前,是那柄無上劍!

    不知過了多久,葉玄再次握住那柄無上劍。

    轟!

    一股強大力量突然間自塔內震蕩開來,四周塔壁一陣激顫。

    葉玄死死握著無上劍,在他右手之中,是無數的壽命之力。

    這一次,他燃燒了五十年的壽命之力!

    葉玄死死盯著手中的無上劍,雖然有著劍域的鎮壓,但是,劍中蘊含的強大力量實在太強,此刻第九樓,已經劇烈顫動起來,若不是又道則鎮壓,這塔根本無法承受他此刻的力量。

    他現在的力量,其實強的已經有點不正常。

    一旁,安瀾秀看著葉玄,“能出劍嗎?”

    葉玄點頭,“現在能!”

    說著,他緩緩抬起無上劍,這一劍,他能夠揮出去!

    但是速度不行!

    這一劍的力量,遠超瞬殺一劍的力量,可以說是超出了數倍不止,但是,速度絕對沒有瞬殺一劍快!

    這時,安瀾秀突然道:“有利有弊!”

    葉玄點頭,瞬殺一劍本身的力量與速度,其實已經達到了他肉身的一個極限,而這瞬殺一劍若是與命拳融合,除非他肉身達到神境,不然,他很難將速度提升上來!

    葉玄低聲一嘆,開始慢慢釋去劍中的力量。

    這段時間來,他為了將這命拳與瞬殺一劍融合,燃燒了足足兩百多年的壽命,然而,依舊無法做到他的理想狀態!

    因為無上劍都無法再提升他的速度,這就意味著,這真的已經達到了他自身的極限。

    而沒了那種速度,自己這一劍,給那女人絕對造不成什么威脅!

    對方不會站在那里讓自己砍的!

    這時,安瀾秀輕聲道:“盡力即可!”

    葉玄看向安瀾秀,笑道:“也是!盡力吧!如果到時實在打不過,那也沒辦法!

    安瀾秀點頭,“你這一劍,對上那個女人,沒有勝算,但這天地間,能夠接下你這一劍的,也沒有幾個!

    命拳加上瞬殺一劍,兩種爆發的武技融合,那威力,不是一般的恐怖。

    葉玄點了點頭,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無上劍,然后道:“這新的劍技就叫命劍吧!”

    命劍!

    燃燒壽命的一劍!

    葉玄收起無上劍,然后拿出小塔給他的那卷古卷。

    拔劍術!

    葉玄翻開卷軸,看了許久后,他輕聲道:“好一個拔劍術!”

    安瀾秀走到葉玄面前,她看了一眼,輕聲道:“確實了不得!”

    葉玄搖頭苦笑,“我覺得我需要沉淀一下了!這些日子來,我每天都在忙于應對那些敵人,從而忽略了自己的劍道!”

    他的劍道境界,已經有很久很久沒有提升過了!

    他的提升,主要是在肉身方面,而這個肉身還是靠了一些外物,至于這劍道,他已經停滯許久了。

    而對于劍道接下來的路,沒有人能夠幫到他,因為他已經走出了自己的路,他現在要做的是,繼續走下去,而不是停在原地!

    這一刻,他想到了白袍青兒的話!

    劍心自在!

    他其實,一直都無法做到真正的劍心自在,因為他心中的牽絆實在是太多太多!

    一開始,只有靈兒,后來是念姐,現在則是整個五維宇宙!

    這牽絆,是越來越多,而且是無法割舍的那種。

    而劍修的劍,牽絆越少,出劍越快,越鋒利!

    想到這,葉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

    真的如此嗎?

    一個人活著,定要有信念。

    自己的信念是什么?

    是守護身邊的人!

    責任!

    一個男人,若是不能擔起他應擔的責任,那他算是一個男人嗎?

    牽絆?

    整個五維宇宙對他而言,確實是牽絆,但是,那也是他葉玄的責任。

    既然是他的責任,何談牽絆?

    絕情,放棄一切,真的能夠做到劍心自在嗎?

    或許真的能,但對他葉玄來說,不能!

    就像一個人,拋棄父母,拋棄妻兒,這種人,確實是很自由,因為他什么負擔都沒有,一個人,自由自在。

    但是,這種自由不是他葉玄想要的。

    對他而言,劍是用來做什么的?

    不是用來求無敵的!

    而是用來保護的!

    念至此,葉玄腦中突然出現了許多人,葉靈,安瀾秀,連萬里,拓跋彥,小七,小道,阿羅,墨云起,小七,五維宇宙的一切.......還有念姐.......

    曾經的一幕幕,如電光石火一般自葉玄腦中閃過。

    酸甜苦辣皆有!

    過了許久,葉玄突然看向手中的劍,他微微一笑,“青兒,我明白你所說的劍心自在是什么了。劍心自在,不是拋棄一切,不是絕情絕愛,更不是自私自利......劍心自在,是做事無愧于心,做人無愧于心,心中無愧,自然自在......”

    念至此,他手中的無上劍突然間顫動起來,劍鳴聲不絕。

    不僅如此,此刻葉玄體內所有的劍都顫動了起來,就連塔頂的那柄劍也在微微顫動著,似是在回應著........

    ...

    PS:有票的給一張唄!一張月票不多,你去不了新加坡,一張月票毛毛雨,誰都投的起.....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928430.tw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