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讀書 > 科幻小說 > 黎明之劍 > 第一千零七章 落子
    最快更新黎明之劍最新章節!

    虹光主炮與魔導巨炮的轟鳴聲終于漸漸平息下來,動力脊在高負載模式中引發的抖動也隨著負載降低而迅速平息,鐵王座-塵世巨蟒那層層裝甲覆蓋的車廂內,機械正常運轉以及車輛碾壓軌道的聲音取代了之前的炮火聲。

    馬里蘭離開指揮席,來到車廂一側的窗口前,透過強化的水晶玻璃窗眺望著遙遠的平原方向,煙霧與火光仍然在地平線上升騰著,被虹光射線燒焦的大地在視線盡頭泛著些許紅光。

    片刻之后,有另外一輛列車運行的轟鳴聲從后方傳來,之前為了制造射擊窗口而減速跟隨的鐵權杖緩緩加速,逐漸跟上了在前方行駛的塵世巨蟒號,兩車交匯前,各自的車體上閃爍起了有節奏的燈光,以此來互報平安。

    “空中偵察未發現大規模敵軍活動,車載感應器未發現異常魔力波動,”一名技術兵在通訊臺后面大聲匯報著,“護衛列車申請加速確認前方路段狀況!

    “許可,”馬里蘭點點頭,“提醒那輛車上的小伙子和姑娘們瞪大眼睛,小心那些提豐人對鐵路的破壞——他們已經學會在鐵路線旁安置奧術中和器和被動觸發的大型炸彈了!

    “是,將軍!”

    馬里蘭點點頭,視線重新望向東側窗外,在斜上方的天空中,他看到有兩個小黑點正從云層間一閃而過,黑點后面拖拽著隱約可見的魔力光暈。

    那是為塵世巨蟒號護航的空中連隊——龍騎兵偵察中隊。這支空中力量為前線鐵路提供保護,同時也負責偵察冬堡外圍地區的敵軍動向以及對部分提豐據點執行轟炸任務,而當鐵王座執行出擊任務時,空中編隊的主要責任便是保護裝甲列車,提防那些提豐人的空中偷襲。

    這是在不久前一支提豐空中編隊突襲裝甲列車并險些造成巨大破壞之后塞西爾方面做出的應對。

    在馬里蘭看來,提豐人的空軍并不強,老式的作戰獅鷲和飛行法師雖然數量龐大,但從作戰能力上卻落后了龍騎兵戰機整整一個層級,真正棘手的反而應該是靠近冬堡之后提豐方面的防空力量——國力雄厚的提豐帝國在邊境地區建造了數量龐大的法師塔,在新型戰爭的時代,那些高塔無力對抗集群推進的戰車和射程驚人的巨炮,但它們的長程閃電和光束陣列卻對相對脆弱、成軍時間較短的龍騎兵部隊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在某次貿然的轟炸行動中,便有數架龍騎兵戰機是被那些覆蓋天空的閃電和激光給打下來的。

    這讓從開戰以來便一直占據上風的馬里蘭不得不數次認真衡量提豐人的戰爭能力,且總結出了一些經驗——制空優勢確實能夠決定一場戰爭的走向,然而也不能因此小看了地面防空火力對空中部隊造成的威脅,在實戰中,落后的武器仍然有可能造成巨大的威脅,尤其是在敵人懂得學習和變通的時候。

    不遠處的通訊器響了起來。

    馬里蘭來到通訊器前,激活之后投影水晶上空便浮現出了一名龍騎兵戰士的影像,對方正身處駕駛艙內,背景依稀可以看到艙外的云層以及邊緣延伸出去的龍翼驅動器。

    “區域內安全,長官,”通訊器內的龍騎兵戰士匯報著偵察情況,“另外觀察到云層聚集,似乎又有一場降雪就要到來了!

    馬里蘭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窗外,從他這個位置只能看到有限的天空,在提豐人的控制區方向,他確實可以看到一片鐵灰色的云層正在匯聚——位于天空的龍騎兵們能夠看到的細節顯然更多一些。他收回視線,對通訊器中的戰士點點頭:“惡劣天氣可能影響飛行,你們注意安全!

    ……

    由鋼鐵和水晶打造的機器在天空翱翔著,呼嘯的寒風順著護盾以及龍翼驅動器邊緣的切線向后掠去,氣流中細微的水汽和塵埃被反重力環釋放出的力場擾動,在飛行器周圍形成了一圈妙的“環”,而在護盾、鋼鐵、水晶的層層保護下,駕駛艙內的飛行員剛剛結束通訊。

    “今年冬天北方的降雪真是頻繁,”他對坐在身后的機械師兼投彈手說道,“明明剛放晴還沒幾天!

    “這讓我想起當初駕馭獅鷲的時候,”坐在后排控制席上的戰友回應道,“那時候能夠在風雪中起飛并返回的獅鷲騎士都是公認的猛士——不但要擁有挑戰風雪的勇氣和技巧,還要擁有返回之后安撫獅鷲的耐心和經驗!

    “是啊,我的父親曾經有這種技術——他是當時索蘭多爾地區最杰出的獅鷲騎士,曾經在一次暴風雪中成功駕馭獅鷲把領主的信送到了城外的莊園,回去之后得到了嘉獎?上疫沒來得及掌握他那高超的飛行技巧,獅鷲的時代便結束了……”

    “啊,你父親可是個了不起的獅鷲騎士……不過我更好那是一封多么重要的信函,竟需要在暴風雪中冒險送達……”

    “哈,那是一封該死的情,領主寫給他的情婦的——我父親當時知道自己要送的是什么之后簡直要被氣死,卻不得不服從命令,不過當他在莊園里看到那位情婦的情夫之后他的心情就好起來了……”

    坐在后排的戰友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忍不住哈哈大笑,于是這鋼鐵打造的飛行機器內便洋溢著快活的空氣。

    飛行員也忍不住笑著,同時一邊注意著儀表盤上的數據一邊關注著駕駛艙外的景象,他看到遠方那片鐵灰色的云又比剛才厚重、靠近了一些,云層表面翻滾涌動著,里面如同醞釀著一場風暴一般,這樣的景象讓他忍不住緊了緊握著操縱桿的雙手,皺起眉說道:“該死……看樣子云層朝我們這邊來了……”

    “云的聚集和移動速度有這么快么?”機械師有些困惑,“風速計顯示外面并沒那么高的風速啊……”

    “天象難測,總之還是提高警惕吧,”飛行員咕噥著,視線忍不住被那翻滾的云層吸引,恍惚間,他竟仿佛看到那云層里有千軍萬馬在移動一般,但再凝神看去的時候卻又什么都看不到了,“……你剛才看到了么?我總覺得這云有點詭異……”

    “我什么都沒看到?”機械師疑惑地通過側面觀察窗看著外邊,“是你被云層上的反光晃到眼了吧?”

    飛行員眉頭緊鎖,經歷過圣靈平原那場神災的他很快便下了決定:“……總之先匯報一下,這場戰爭邪門得很,看到什么都不能當做幻覺——說不定后方的專家們能分析出什么!

    機械師對此深表同意,飛行員則再次打開了控制席一角的通訊裝置,而在他們的注意力被駕駛艙外的云層吸引的同時,在兩人都不曾注意到的角落,駕駛艙里的心智防護系統中有數個符文自發地亮了起來——那光芒很微弱,肉眼幾乎難以分辨,卻如呼吸一般緩緩脈動著。

    ……

    克雷蒙特·達特站在高高的山崗上,俯瞰著不遠處仍然在冒出濃煙和火焰的大地,看著在黑色的泥土、白色的積雪間雜亂分布的殘骸和旗幟,久久不發一言。

    直到幾分鐘后,一陣風呼嘯而來,卷起了小山崗上松散的雪粒,這位提豐貴族才對身旁的法師侍從沉聲說道:“那就是塞西爾人的武器造成的破壞?”

    “是的,大人,”法師侍從低頭回答,“情報上說塞西爾人將其稱作‘虹光’,一種高純度、高強度且能夠長時間持續的奧術聚焦射線,威力驚人且射程極遠。去年的這個時候這種技術還不成熟,受限于散熱問題,塞西爾人只能把它裝在固定的陣地上或裝在船上,但今年他們便把這東西裝到了他們的移動堡壘上……”

    “移動堡壘……”克雷蒙特伯爵瞇起眼睛,在他頭頂上的高空,一枚法師之眼正朝向冬狼堡防線的方向,在法師之眼那冷漠超然的“瞳孔”中央,倒映著遠方地平線上的鐵路與碉堡,以及正在向著南部移動的裝甲列車,“我能看到,確實是不可思議的造物!

    “是啊,不可思議……那不可思議的東西已經給我們造成了數次重大傷亡,甚至直接摧毀了我們的好幾處堡壘——移動迅速,威力可怕,又有著強大的防護能力,周圍還隨時有一大堆別的戰爭機器進行護衛,那是武裝到牙齒的鋼鐵要塞,裝了輪子跑的飛快,我們對它毫無辦法,”法師侍從嘆息著,“帕林·冬堡伯爵曾組織過一次空襲,我們險些成功,卻因為準備不足功敗垂成,之后塞西爾人便立刻吸取了教訓,開始用那種飛在空中的機器防范我們的空襲了!

    克雷蒙特操控著法師之眼,他在遠方的天空仔細搜索,終于鎖定了那些在云層中穿梭飛行的小黑點。

    “沒關系……我們就是來解決這個問題的,”他沉聲說道,同時抬頭直接用肉眼目視著西北方向的天空——在他的視線中,規模龐大的云層正在迅速成型,并向著冬狼堡防線的方向移動,“戰爭跡么……去問一問那幫神官,他們說的‘跡’要什么時候才能完全成型?”

    “我剛才便問過了,主持儀式的神官表示一切都很順利,神明對這次祈禱做出了非常積極的響應——他們建議您在二十分鐘后出發!

    克雷蒙特微微點了點頭:“很好——十分鐘后通知法師團和獅鷲騎士們做準備!

    ……

    克雷蒙特所處的山崗附近,一處規模頗大的集會場內,神圣的儀式已經進入尾聲。

    一名身穿神官長袍的戰神祭司站在圓形的集會場大廳中,引領著近百名神官進行最后一個篇章的禱告,低沉莊嚴的祝禱聲在大廳中回響,甚至掩蓋住了外面寒風的呼嘯聲,而在整個大廳中央,一處略微高出周圍地面的平臺上,巨大的火盆里烈焰正在熊熊燃燒,不斷跳動的火焰中正逐漸泛起一層鐵灰的光澤。

    戰神祭司圍繞火焰行走了最后一圈,在一個極其精確的位置和時間停了下來,他轉身面向火焰,背對著那些正在低頭祈禱的神官們,臉上已經情不自禁地浮現出了喜悅和狂熱的神采。

    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主已經向這個世界投來關切的視線。

    這是個風雨飄搖的時期,是個黑暗壓抑的時期,局勢似乎已經糟糕到了極點,在奧爾德南,在帝國腹地的大部分地方,公開的戰神集會以及祈禱活動已經被粗暴禁止,信徒和神官們嘗試反抗,卻無法和牢牢掌握軍權的奧古斯都家族正面對抗,這讓許多神官心灰意冷,甚至有人因產生了背棄神明的念頭而遭到懲罰。

    但在這里,祭司又感受到了希望。

    那個暴虐的皇帝終究還沒有膽量徹底背棄神明,他還知道是誰數百年來一直庇護著提豐,在這里,在這個最靠近戰爭前線的地方,神官們仍然可以禱告,可以進行這種大規模的神圣儀式,可以與神明溝通……還有比這更令人欣慰和鼓舞的么?

    北方前線寒冷凄苦,當然不如后方溫暖的教堂那么舒適,但對于虔誠的神官而言,只要能與神明拉近距離的地方,就是最舒適的地方。

    這片戰場,就是與神明距離最近的地方,每一個虔誠的戰神神官在這里都能感受到這一點:隨著戰爭的持續,隨著秩序的重新建立,他們在冬狼堡-冬堡前線正越來越清晰地感受到來自神明的氣息,毫無疑問,這整個地區已經成為一個神圣的地方——就如典籍中提及的“圣域”一般,這片最靠近神之真理的戰場,已經成為現世中最靠近神國的地點。

    戰神祭司臉上露出了微笑,他注視著眼前的火盆,臉上的六只眼睛以及三張裂口中都洋溢著笑意,而在那熊熊燃燒的火焰中,他看到了自己一向敬愛的教皇——馬爾姆·杜尼特正站在那里,對集會場中虔誠祝禱的神官們露出溫和慈愛的微笑。

    周圍的祈禱終于到了最后一個段落,不可見的橋梁已經建立,神明世界與凡人世界的聯系在這處集會場內變得空前強烈。

    祭司毫不猶豫地取出鐵質匕首,在手掌上切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在傷口蠕動愈合之前,他將鮮血撒入火盆。

    那熊熊燃燒的火焰陡然升高,火焰中的鐵灰色澤迅猛蔓延,下一秒,整個火盆里的火焰都染上了這種鋼鐵的顏色,一股威嚴浩大的氣息則降臨在集會場上。

    “主!請您降下跡吧!”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928430.tw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